重庆农业旅游有奔头,枇杷鲜果采摘

个人随笔 作者:

重庆日报 

重庆黔江:枇杷鲜果采摘 “大约在10天后,枇杷花进入盛开季节,就要请工人梳花了。梳掉的花,又可以加工成枇杷花茶。这种茶的市场价比黄金还贵,特别抢手。”11月1日,黔江区黑溪镇改革村白沙枇杷园,业主周晴一边观察枇杷花开情况一边告诉重庆日报记者。

  2月12日,农历腊月二十七。虽已立春,但微风吹来,仍觉寒意阵阵。在垫江县明月山下的新民镇双河口村的彩色植物种苗基地五彩田园,重庆日报记者看到了一番不一样的景象——工人们三五成群,正在田园里忙碌。
  这么冷的天,工人们在忙什么?
  在种花!
  “眼下正是种花的季节,要不然春天就没有花观赏。因为种早了不行,花会被冻死,种晚了也不行,跟不上季节,因为开春了地气一暖,花卉马上就要发芽开花。”五彩田园董事长曾宪杰说。
  “11日,重庆市召开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行动计划动员会,提出要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我这个五彩田园就是一个调结构的试验场。”曾宪杰说,这块820多亩的田园,从最早的种粮到现在种树种花,发展的方向是从卖苗木到卖风景。
  五彩田园是一个彩色植物种苗基地,主要生产具有自己知识产权的五色彩桂,是全国最大的五色彩桂种苗基地,年产种苗200万株,占全国同类产品市场份额50%以上。
  近年来,五彩田园积极探索农业旅游结合的发展路子,取得了可喜成果。
  在五彩田园打工的都是附近村民。村民周青梅对重庆日报记者说,现在在家门口打工,一天能挣80多元,家里的老人小孩也能够照顾,“再说了,干起活来,人也不感觉怎么冷,你看,像我这样的乡邻现在就有50多位在田园上班。”
  田野里,乡亲们有的在平整土地,有的在为花搭架,有的在运肥……而更远处,棕色、蓝色的大风车耸立在田野中央,彩色的水车慢悠悠地旋转,色彩鲜艳的娱乐设施、休闲长廊、凉亭镶嵌在花圃、草地中间,美丽醒目。
  曾宪杰说,融合发展给农业企业带来了新的生机。去年,田园除了五色彩桂,其他花卉苗木品种有限。今年,田园将种植和育苗欧洲月季80亩,种植荷兰郁金香40亩、绣球花10亩、紫藤5亩,还有5个品种的彩色紫荆,春节后还将种植奇瓜异果80亩、向日葵20亩,保守估计全年会接待10万人次游客,门票和吃住行这样综合算下来,发展农业旅游,还是有奔头。

近年来,围绕美丽乡村建设目标,黑溪镇改革村大力发展立体生态效益农业,枇杷鲜果采摘、花蕊酿蜜制茶、林下养鸡产蛋成为改革村现代农业发展的一个缩影。 白沙枇杷落户黑溪 周晴是浙江省温州市人,高中毕业后便自己创业,期间与来自黔江黑溪镇改革村的王霞相恋并成婚。2010年春节,周晴随王霞回改革村探亲,被黔江的山水风光所陶醉,当看到当地大片荒芜的田土时,他感到很可惜。根据黔江的农作物生长情况,他发现这里与温州的温差差不多,空气质量还更好,很适合种植温州的白沙枇杷。周晴打听好土地流转价格后,特地用塑料袋装一些泥土带回温州,拿到农业部门进行检测,发现两地土地酸碱值基本吻合。 当年秋季,周晴再次来到改革村,流转了300亩土地,栽下了从温州购来的1万株白沙枇杷苗,总投入50余万元。 单一水果带出立体经济 枇杷一般要4年才投产,开始的连续4年中,周晴的基地只有不停的支出,没有收入,他有些着急了。2014年初,当地政府领导到基地调研,发现枇杷还没长成林,可以套种农作物和发展养殖。 经点拨,周晴便在基地套种玉米,喂养了2000只土鸡,当年就带来10余万元的收入,解决了基地全年的生产投入。他又买来20桶中蜂,放置在枇杷园里。 2015年,周晴的枇杷园正式投产,由于枇杷储存期短,基地又没有冻库,当地政府和区级相关部门除号召大家到基地采摘外,还将这些枇杷纳入到“亲戚田园”电商平台上销售。 “养鸡可以为园子除草除虫,鸡的粪便还可以增肥土壤。”周晴林下养鸡尝到甜头,第二年又流转200亩土地种植枇杷,还试种了50亩杨梅,喂养土鸡4000只,并先后成立丰非白沙枇杷种植专业合作社、黔江区白沙枇杷种植专业技术协会。 2016年11月14日,周晴看到一则消息——《浙江这种花“贵如黄金”,每公斤售价竟达6万元》,他发现,文中所指的这种花,就是白沙枇杷花。这让周晴眼前一亮——原来他梳掉很多花,就是在丢“黄金”啊!于是,他当即抽出时间回浙江学习枇杷花茶的制作工艺。去冬今春,周晴在枇杷花盛开时,特意将梳掉的枇杷花晾干,制成枇杷花茶销售。 “今年,梳花制茶可收入30万元,采摘鲜果的收入已达到120余万元,林下养殖的3000只绿壳蛋鸡、3000只土鸡可卖40万元,喂养的180桶中蜂可卖蜂蜜20万元。”周晴喜笑颜开地算着一笔笔账。 立体模式辐射周边 “我是在打工期间,学到了枇杷种植技术。”村民罗云华肢体残疾,是建卡贫困户。自周晴的枇杷园投产后,他和老伴一直在基地打工,每人每月有1000多元的务工收入,这让他在2015年就脱了贫。 2015年,罗云华在周晴的带动和帮扶,也将自家的10亩责任地种上枇杷,“正式投产后,每年收入15万元不成问题。” “周晴的枇杷园带出多种林下经济,真正实现了农民增收、农业增效、村庄增绿的生态产业。目前,村里其他由周晴带动起来的枇杷种植户,也在纷纷效仿周晴的立体种养模式。”改革村村主任王玖章说,白沙枇杷园落户改革村后,不仅让村民的撂荒地产生了效益,还增加了村民的务工收入,并吸引了不少外出打工村民回家发展枇杷产业。 李胜权是白沙枇杷种植专业技术协会会员,今年,他在中塘乡迎新村流转村民荒山荒地200亩,用于种植白沙枇杷,“前3年准备在枇杷地里套种高淀粉红薯和蜜本南瓜,成林后,喂养5000只野山鸡,养蜜蜂50桶。” 目前,周晴又把目光放在了乡村旅游上,正在规划建设生态园农庄停车场、篮球场、夕阳摄影点、休闲步道亭、灯饰等配套设施。“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,我要发挥好一名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,扩大枇杷园到1000亩以上,扩大土鸡、野山鸡、鹅鸭、飞鸽、中蜂等立体养殖规模,打造一个集采摘、加工、观光、垂钓、餐饮、会议、农事体验于一体的生态产业园。”周晴信心满满地说。